首页  >>>  傈僳族种植养殖  >>>   竹米,48年收获一次
竹米,48年收获一次
本文由 曹有和  麻生芝 发表    2013-1-4 10:48:37  来源:傈僳人民信息港
 

祖祖辈辈守护好了,世世代代才会有好果子吃

竹米,48年收获一次

      曹有和  麻生芝

48年才开一次的花听说过吗?

48年才结一次的果实你见到过吗?

48年才成熟一次的米你吃到过吗?

这就是大自然赋予傈僳山寨的“天果”——竹米。

盈江县苏典乡拉马河村寨后山大垭口,边境线八号界桩周围的森林里,今年就有这种神秘果实成熟,周围村民采拾这种果实打成竹米卖,收入三、四千。放养到竹米山上的近百头猪,近日也开始上市了,有十多家村民预计收入达万元。获得额外的丰厚收入,村民们满心喜悦的同时,对大自然敬畏、依赖和守护之情油然而生。

48年才开一次花、结一次果的竹子,是一种只生长在高寒山区原始丛林里的稀有竹类。傈僳族叫薄竹,当地汉族叫空竹。中空皮薄,质地坚硬,斜砍这种竹子,刀口面非常锋利,是用来削制弩箭的首选材料,也是过去傈僳族“下竹签”的专用竹子。当年中国远征军在缅北野人山和中国高黎贡山一带阻击日寇,丛林里让日军感到特别害怕的神秘武器,就是当地傈僳族群众用这种薄竹制作的、像下野猪一样下好的竹签和用这种薄竹制作射出的弩箭。

凡是多次到过傈僳山寨的朋友都听说过竹米,有的也可能吃到过,它是薄竹48年才结出一次的果实,傈僳族用来当米吃。吃竹米从7月份开始,林子大的地方可以吃到10月收割谷子的季节。因为正当青黄不接的时候有竹米吃,所以傈僳族村民世世代代相传竹米是天果,是上苍的赐物。上苍在饥饿时节赐予人间食物,许多飞禽走兽也会聚到竹米山上,这时候是人们采集和狩猎的好时节。周围村寨的人们是不会,也不能因为守护了这片森林就独享这些好处的,他们相互传告,把有竹米吃的喜庆消息告知给更远的村民。竹米熟落的季节,近处的村民、远处的亲戚、邻邦的友人,无论是傈僳族还是其他民族,凡是对此有需求的人家就会一家老小牵着马、赶着猪住进竹米山,同享上苍恩赐的盛宴。周围村寨的人们还要举行开山仪式。傈僳族村民信奉万物有灵,进竹米山之前,要举行一场祭祀活动,首先要祭天,感谢上天赐予食物,让饥饿的村民得以活命,让年幼的孩子快乐成长,让年老体弱的人身体健壮;接着祭祖先、祭山神、祭树神,祈求祖先和诸神灵保佑,保佑村民在竹米山上平平安安,不要有任何危险。(听说谁要是不相信、不敬畏万物有灵,到竹米山上就会心慌、会生病、会遭受意外、会被老熊抓伤,还会有把同伴看成猎物错杀的事情发生)

过去,人们把竹米当充饥的粮食,现在则当滋补的食物、珍贵的礼品。竹米的味道吃起来并不怎么样,却得来不易。把竹子落下的种子捡来打成竹米的过程中,凝结着人类的智慧和力量。进竹米山,需要有丛林生存能力的人带队,几家人相约找合适的地点搭建一个棚子住下。每个棚子相隔大约一公里。在雨水最多的时候来到丛林里,搭棚子没草盖,只有尽量把竹笆编细密些盖好围好,再盖上些树叶,用来遮风避雨的棚子就算盖好了;用来烧火的干柴也极少,只有砍生柴来边烧边烤;许多用具也要现砍竹子现编制。砍用竹子时要小心,把刀口修整齐以防留下锋利的竹片,给自己和他人带来危险。等安顿下来后,白天,男人们拿着弓、扛着弩四处打猎,女人和孩子们则背着箩、提着篮在周围林子里捡拾已经掉到厚厚落叶间的竹子果实,晚上,烧起大火在通红的铁锅上爆炒捡回的果实,快速翻动,把熟透均匀的粒粒果实都快速倒进一种特制的扁竹笼里,双手拎紧口子趁热在木头上猛烈摔打,把坚硬的果皮完全击打脱落,然后抖掉果皮筛出竹米来。刚刚出笼的竹米松松软软的,冒着香气,口感很好。睡觉的时候孩子们总缠着大人讲故事,听着倒脚人(森林里的小精灵)捉弄人的故事,孩子们又想听又害怕。这故事一讲啊就是连续讲一两个月,人们把能想起的能说的全说了,孩子们还是听不够,大人们只有努力回忆经历过的有趣事一一叙说出来,在雨季的丛林里讲述着一辈又一辈的传承,演绎了一部又一部的傈僳族创世史。

今年7月,刚从教育一线退休的曹周林老师和许多村民相互邀约,住到中缅边境线八号界桩周围的森林里,边打竹米边养猪,三个多月后自由采食竹米长大的猪开始上市了。与此同时,老师和村民们的亲朋好友,都纷纷收到了最原始最生态的礼物——珍贵的竹米和美味的猪肉。

10月末,笔者下乡征订报纸,有幸跟着曹老师来到竹米山上,目睹了神秘的竹米产地和竹米的收获过程。在大片开始枯萎的竹林里,有小部分竹林还郁郁葱葱、花包累累。曹老师解释说,竹米是代表年轮的,48年才能品尝到同一片林子里的竹米,比如今年兔年这片竹林落下的大部分果实不久就发芽了的,48年后轮到第三个兔年的时候就会结果,只有少部分到第二年才发芽的,就到未来的第三个龙年结果。幸好不同的林子里有不同年轮的竹子,哪座山哪年有竹米吃,头几年就相互转告了,到时许多村民一家老小都会吃住到竹米山。如此轮回,傈僳族吃竹米的习俗也代代相传。

老师还说,他庆幸自己几十年间能多次吃到竹米。有亲戚朋友和学生从昔马、卡场、盏西、支那等边境一线的傈僳族地区带来的,也有从缅甸带来的。他亲自住进竹米山打竹米的经历就有过三次。第一次是1988年到距苏典乡政府所在地30公里外的木笼河山里,第二次是2008年苏典村寨后山,第三次就是今年来到八号界桩旁。

其实,记者吃竹米的经历也有过几次,每次吃出的滋味是不一样的,吃出稀奇,吃出担忧,也吃出了感慨。以前吃竹米感觉就是稀奇,48年才结一次果,多么来之不易呀;后来吃竹米,开始担忧这些生长空竹的林子以后还能保得住吗?担忧以后人们还能吃到竹米吗?担忧傈僳族吃竹米的习俗不能延续,变成古老的传说;现在吃着竹米,却嚼出生命生生息息轮回的意义,嚼出亲友间的相互关爱之情,嚼出人与自然之间的相互依赖,感慨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法则自古就有,为什么现在的人们反而淡忘了呢?

阅读:2105次
发表评论:
现在有41人对本文发表评论
标    题:
评论内容:
验 证 码:
* 看不清楚,换个图片
           查看所有评论     
 
 上一篇文章:在昆傈僳族同胞欢度"阔时节"
 下一篇文章:怒江舞动欢乐颂

文章搜索
关键字:
天气预报
傈僳族歌曲-傈僳族服饰-傈僳族舞蹈-花傈僳-怒江傈僳族自治州-傈僳族节日-傈僳族酒歌-傈僳族文化-傈僳族研究-傈僳族乡-傈僳语-上刀山下火海-维西县
copyright © 2007 Lisuinfo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傈僳人民信息港 ·版权所有
公司地址:昆明市船舶工业区C44栋601室  联系电话:13700656344  传真:
在线客服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  联系邮箱: lisuinfo@163.com   滇ICP备11001518号

滇公网安备 53019102000021号